桌球/酒精不离身 陈思羽防疫龟毛获友人认证

时间:4周前   阅读:14
陈思羽在女子单打八强资格赛遭遇曾经排名世界第25的日本选手Haruna Ojio不幸败北。(记者熊移山/摄影)

疫情下的运动员3

疫情肆虐全球,除了口罩,台湾桌球女将陈思羽习惯在手指触及每个角落都喷洒酒精,感受着透明无色的酒精从空中洒落,才能让她悬着一颗心稍微放下,龟毛的个性也让友人佩服。

频繁来往世界各地,陈思羽常常在返台后才刚结束隔离没多久,又要准备推着行李箱,拿着机票到机场报到,不只是她,这是近2年多来不少运动员在COVID-19(2019冠状病毒疾病)疫情之下的写照。

/*.innity-apps-underlay-ad {z-index: 34 !important; }*/.innity-apps-underlay-ad ~ .header {z-index: 35;}.innity-apps-underlay-ad ~ .main-content .inline-ads { background: transparent;},eyeDiv ~ .footer{ position: relative; z-index: 2;} /* sizmek_underlay 投递调整置底 z-index 权重 */.article-content__abbr__text {display:inline-block;} /* to be remove */

没办法选择避开疫情,陈思羽只能在透过比赛累积经验或身体健康之间抉择,几经犹豫,内心的天平最终还是倒向出国参赛,她无奈地说:「还是会想要比赛,可以抢一些积分,毕竟训练还是不知道自己程度在哪里,透过比赛才可以检视自己实力。」

不过,虽然两眼可以看见每日确诊病例的最新数据,却看不见那微小的病毒,从疫情初期,陈思羽搭机防护衣全副武装,即便进入与病毒共存的阶段,口罩、酒精仍是她至今外出随时不离身的基本配备。

面对人来人往的机场,特别是旅客可能伫足的洗手间,陈思羽至今都不敢掉以轻心,从踏进洗手间那一刻,高高举起酒精喷雾再按下,「手碰到的地方会先喷两下,冲马桶的时候一定会将马桶盖起来」。

在历经舟车劳顿,好不容易抵达饭店,陈思羽跨进房前也会先停留在门外,从头到脚喷一遍酒精后就直接往房内洗手间奔去,她说:「不管要不要洗澡,外面那一层的衣服一定是脏的,会将换下来的脏衣服先泡水。」

就连来访的友人,陈思羽也会先在房外用酒精好好「招待」,就连鞋底和背包都不放过,她笑着说:「国外有朋友看到我这样喷就说,依照我这样的喷法,病毒的子孙都被我喷死了。」回忆起友人当下无奈的言语,陈思羽嘴角也不自觉上扬。

今年3月在卡达举行的世界桌球职业大联盟(WTT)挑战赛,陈思羽收获不少,首站挑战赛勇夺女双亚军,第2站则闯进女单4强,但疫情的纷扰并未因赛事正常进行而停歇,反而悄悄地埋伏在四周。

上一篇:佐高域拿度法网闯16强

下一篇:曾凡博参加公开试训表现亮眼 三分线外18连中

网友评论